全國站 [切換]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資訊頻道 > 正文

“索”地不止,融資不斷,離職這么狠的新勢力為何還讓人覺得靠譜?

分享: 

人事變動,有巨震有余震,讓沒想到的是,余震可以持續如此之久。這是蔚來的現狀,把“持續離職”演繹得頗為經典,而有意思的是,離職之人皆給予了蔚來最好的期盼。

說這些之前,先給大家回顧一個挺好笑又可悲的事——

不缺資金的FF,又在今年3月份得到了游戲代理公司第九城市的加持,投資6億美元,約定成立合資公司。3個月后,FF迎來了初春,第九城市宣稱將和呼和浩特的沙爾沁工業園合作,后者提供土地建廠、同時協助提供55億元資金。

依傍相關部門而行的車企

出走多時的賈躍亭,借著FF的殼子,再使一招“金蟬脫殼”,悄然回國。不過,那個消息公布的幾個月后,賈躍亭本人終究是要回國了,當然,是“先破產再回國”。

負面消息纏身,信用值降到最低,“老賴”賈躍亭的項目卻從未擔心擱淺。好笑而可悲的是,在國內賈躍亭這個名字已是風聲鶴唳,地方政府仍舊有意向與之合作,并給予支持。看來,提升整個城市的GDP,真的是重中之重。

汽車行業的發展,實在是離不開地方政府的支持,FF懂得這些,其它的造車新勢力同樣懂得這些。幾日前,愛馳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克拉瑪依市人民政府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。這個合作十分值得推敲,值得一提的是,克拉瑪依是國家重要的石油石化基地,是世界石油石化產業的聚焦區——連這樣一座城市都要往新能源方向邁進,可見決心之大。

最有想法的還是愛馳。據悉,和克拉瑪依政府合作,愛馳為的是推進甲醇氫燃料電池項目,再者,克拉瑪依也是擁有這樣的條件。

不過,如愛馳者那般“老實”的,并不多。就像此前青年汽車被曝光的“加水就能走的汽車”,渾然是偷換概念而換取當地政府的支持,可沒想到的是,那不是青年汽車第一次這么做,而屢屢這么做,卻是屢屢得手。

離職風波持續,新勢力的另一面

沒有哪一家造車新勢力甚至是傳統車企的發展,離得開地方政府,但相較于以往,此類合作關系的建立,貌似來得更為輕易。坐擁一方,就像是已坐擁一城,有了地方政府的支持,現在的造車入門門檻,低了不少。

自燃、召回......等等的這些字眼,我們過去常見,但這些字眼放在造車新勢力身上,又顯得極為刺眼。在這個陣營里,似乎沒有所謂的馬太效應,大家處于同一水平線,比拼的不是技術實力,而是誰能把自己包裝得更好。能夠走到最后的,必然是出了任何的亂子,都可以淡然面對,一笑而過的那幾家。

這是一個十分強烈的信號。蔚來又確認的一次人事變動——首席財務官(CFO)謝東螢先生因個人原因,遞交了辭去公司首席財務官一職的辭呈,2019年10月30日起生效。

客套話如舊。李斌表示了感謝和祝愿,謝東螢表示蔚來能行。不過,離開一家自認為前景大好的企業而加入另一家,所謂的個人原因讓人浮想聯翩。包括發生在6月份的蔚來主管軟件開發的副總裁莊莉,重要的組成人員選擇了在非常的時刻離職。

據悉,蔚來聯合創始人、總裁秦力洪不久前曾算過一筆賬:“目前蔚來每月銷量超過2000輛,每一輛均價四十多萬元,再加上服務費的收入,蔚來每月單靠賣車可以收入近十億元。”在說這句話前,蔚來深陷虧損輿論漩渦。

需要了解的另一個信息是,截止至發稿前,蔚來的股價再次逼近新低,僅為1.48美元(最低時為1.32美元)。此刻,正值蔚來融資當口。據了解,今年5月份,蔚來宣布獲北京亦莊國投100億元投資,但到目前為止,相關合作細節未公布,雙方合作進展緩慢。此外,李斌也早有表示:“蔚來確實在跟不少地方政府接觸,但目前沒有太多信息可披露。”

總結

“離離原上草,一歲一枯榮。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。”

造車新勢力如草,既弱又強,強的方面,多是依靠各方資源,好比如眾籌造車一樣。雖然,造車新勢力堅持下去的不多,但每當有全新品牌冒出,總有擁躉蜂擁而上,表面一致,各自心有他計。

好笑又可悲的故事持續在演繹著,誰能真正成為靠譜的一員,目前來看,仍舊未有定數。

關注官方微信號

本站未標注原創的資訊均轉載于互聯網,版權和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。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,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。對于網站原創作品,版權歸作者和本站所有,轉載請注明作者及出自于汽車網評,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工作人員。([email protected]

我的評論

網友評論 0 條評論

山东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